《瘟疫公司》疾病背景介绍——天花

发表时间 2013-12-22 18:03 标签: ,

天花,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一种烈性传染病,常常引起死亡。天花病毒(学名Orthopoxvirus variola)外形近似长方体,其边长为400纳米。这是一般光学显微镜刚刚可以分辨的长度。天花病毒也是最大的可以在人体内致病的病毒。

天花病毒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病毒,它的DNA携带约200个基因(相对而言艾滋病病毒只含有10个基因),天花病毒分为两个变种,Variola Major及Variola Minor。其中V. Major致死率为20%至40%,而V. Minor则只有1%左右。染上天花的病人就算幸运地能够痊愈,亦可能因角膜溃疡(corneal ulcer)而导致眼盲,绝大部份亦会在皮肤上留下永久的瘢痕。据估计,在二十世纪的100年内,总共约有3至5亿人死于天花。到了1967年,据国际卫生组织的数字,当年仍然有1500万人感染天花,当中200万人死亡。

天花主要透过空气中的液滴传染(飞沫传染),自然感染的器官是肺部。表现为严重的病毒血症及接连出现的各阶段皮疹,症状为高烧和剧痛,皮疹最后以脓泡、脱痂及瘢痕形成为特征。病者感染后潜伏期约12天,初期出现症状类似感冒,感染后14-15天开始出现皮疹,到了15-16天,皮疹转成脓泡。之后若脓泡收缩转干,病者通常会脱痂,在感染后28天左右痊愈。但倘若脓泡出现后,因皮下出血而引致皮肤变黑,病者便多数会死亡。死因多数是因为内脏出血、感染其他并发症、或是多种器官衰竭。

Plague Inc-0618-5

天花虽然可怕,但由于病毒只会在人身上传染,不会透过动物传染,而且牛痘疫苗可以有效地、近似于终身性地防止天花的传染,因此自1978年以来世界上没有再发生过天然性感染的天花。除了在1977年英国伯明翰医学院发生了实验室感染天花事件,导致了英国伯明翰医学院三楼解剖室的摄影师感染了天花而死亡。

历史

天花古称为痘疮、天行斑疮、豌豆疮、天疱疮、天黯等,在历史中有非常悠远的记录。

一般相信在史前时代应该已经有这种疫症,距今至少有10000年以上的历史。有相关考古资料的是从公元前1157年(距今约3000多年)去世的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木乃伊的脸部、脖子和肩膀上,都找到了患过天花所造成的外形丑陋、皮疹发作过的印迹。经考古学家和古代病理学家研究,认为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现在所找到的最早的一个天花病例。他们据此推断,可能早在公元前1161年的时候,天花就开始袭击埃及了。大约公元前1000年,商队把天花从埃及带入印度。公元前四世纪希腊雅典和斯巴达进行战争,雅典因为出现了一场由埃及传入的瘟疫而战败,不少人怀疑就是天花。

中国晋代人葛洪在《肘后备急方》中记载:“建武中于南阳击虏所得,乃呼为虏疮”,“比岁有病时行,仍发疮头面及身,须臾周匝状如火疮,皆戴白浆,随决随生。不即治,剧者多死。治得瘥后,疮瘢紫黑,弥岁方灭。”后来不少研究者根据这两句话,推断天花大约是在公元1世纪传入中国。

就在天花传入中国不久,古罗马帝国在2世纪和3世纪相传就是因为天花的肆虐,无法加以遏制,以致国威日蹙。到了4世纪,中国感染天花的迹象增多;尔后的6世纪,天花由中国经朝鲜到达了日本。11世纪和12世纪,东征后回国的十字军骑士们使天花在欧洲传播,以致令后来的中世纪欧洲呈天花蔓延之势,当时天花几乎造成10%的居民死亡。

而最迟在1519年,天花随西班牙人越过大西洋进入“新世界”——美洲大陆,有学者估计在16世纪,80%到90%的北美原住民死于天花。明朝末年,清兵入关时,有大量的满人死于天花,《清史稿》称:“满洲兵初入关,畏痘,有染辄死。”16-18世纪,每年死于天花的人数,欧洲约为50万人,亚洲约为80万人,而整个18世纪欧洲人死于天花的总数,则约在1.5亿人以上。18世纪,天花到达世界上最后一个尚未被它蹂躏的澳大利亚,杀死了50%的澳洲原住民。19世纪至20世纪初,天花依然横行无忌;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世纪下半叶。

消灭天花的过程

英国医生爱德华·詹纳在1796年发明使用牛痘代替天花进行接种,这方法被证明非常有效和安全。之后在世界各国广泛使用,展开了人类消灭天花及其他传染病的奋斗。英国在1842年禁止使用天花接种(inoculation),下令所有人一律要接种牛痘,美国不同的州在1843年至1855年分别要求所有学童接受牛痘接种。不过亦非所有人都认同这种要求,有些人认为强迫接种是侵犯了他们的自由。但是在大部分的富裕国家,牛痘的接种成功阻止了天花疫病的传播。

到了1958年,世界卫生组织接受苏联的建议,展开在全球消灭天花的行动,并且得到全球的支持。当时天花仍然在33个国家出现,每年约2百人因而死亡。该计划于1967年在一名美国医生唐纳德·亨德森(Donald Henderson)的领导下展开,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在出现天花的地区进行围堵式的接种。他们面对众多的问题:包括天花病的疫情通常没有上报各地的医疗机构、部分地区的医疗机构不太合作或无力合作、疫情地区出现内战、部分人因为宗教原因拒绝接种等等。在全球医护人员的努力下,最终在11年后取得了成功。最后一名在自然环境下因V. Major发病的天花患者在1975年的孟加拉国治愈。最后一名V. Minor的自然患者在1977年10月26日的非洲索马里出现。一名英国医学摄影师珍妮特.帕克(Janet Parker)在1978年从实验室内染上天花,是全球最后一名患者。

相关文章
最新攻略
网游动态
找到攻略了吗?假如没有,可以试下以下解决方案